老照片:美国兵展示缴获的日本武器
来源:老照片:美国兵展示缴获的日本武器发稿时间:2020-04-07 10:56:15


但世卫组织建议,这些限制“应该是短期的,与公共卫生风险成比例,并随着情况的发展定期重新考虑”。

自美国1月2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这位白宫医学专家出现在新闻镜头前的时间越来越长。白宫联席会、国会听证会、智库研讨会、电视台采访,只要与疫情有关,福奇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以至于一位国会议员打趣问他是否有一个双胞胎兄弟。

自疫情在美国蔓延以来,特朗普一直在一片批评声中坚定地夸赞自己应对有方,最常拿出来举例的事就是自己一月底禁止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美国,并对从湖北回来美国公民进行14天隔离。尽管如今的现实证明,这方法没有阻止病毒在美国传播,但特朗普却一直认为,自己这是明智之举。

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逾50年,福奇曾为6位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政策咨询。1984年担任该所主任至今,福西协助白宫制定了与艾滋病、非典、禽流感、埃博拉等一系列流行病相关的公共政策。为表彰福奇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的杰出贡献,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向他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

《纽约时报》评价说,福奇是美国首屈一指的传染病专家,他能在不贬低听众的情况下解释科学,“他成功地纠正了总统的言论”。

随着疫情开始在美国国内扩散,政府没能对病毒进行大规模检测才是其早期应对措施中最受批评的方面。此外,特朗普还一直试图淡化病毒的威胁。

在白宫“战疫”的两个多月来,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时间”——“拐点”何时到来?疫情何时结束?经济何时重启?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

其实早在今年2月,正值全世界共同抗疫的关键时刻,美国白宫却在向国会提交的2021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中,提出将对外援助资金大幅削减21%,包括大幅削减提供给世卫组织的经费和全球卫生项目拨款,削减幅度分别达53%和35%。但美国媒体CNBC认为,在目前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情况下,国会不大可能批准如此大幅的预算削减。

不过在几分钟后,面对记者的追问,特朗普又有些“软化”,他告诉记者他正在“调查此事”(looking into it),并承认目前全球大流行“可能不是”(maybe not)冻结世卫组织资金的最佳时机。

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整个2月份,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检测量不到500个。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福奇表态谨慎。他可以确定的是,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多做准备。